高中作品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佳作欣赏 > 高中作品

缘浅情深——粟静

发布于:2017-06-08 14:46:19 点击量:

◎金堂中学高2015级5班   粟静


每个人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可还是信誓旦旦地承诺永远。永远到底有多远?多少人问过这句话,有人说,永远是明天;也有人说,永远是一辈子;还有人说永远是永生永世。或许他们都说对了,也或许都说错了,又或许人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是永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
毕业后的第一个教师节,我们相约去初中看望老师,跟每个曾教过我们的老师寒暄了几句,但唯独没有你。我说我想自己转转,于是与大部队分开了。不知怎的,我像死尸一般,没有灵魂一样,游荡在校园中。明明周围很吵,我却感知不到,好像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。我将校园的每个角落转了一遍又一遍,我不知道我在寻找些什么,直到我顺着记忆,来到了你曾坐过的办公桌前。看着陌生又熟悉的位置,我才知道,我,原来,只是想找你。可惜你已经不在这里,桌子上带刺的仙人球已经换成了君子竹,干净、整洁的桌面,一看就不是你的风格。

命运总是将我们安排在时空的分叉路口,也许是我们无缘,至今,我们都没有再遇见。

感情总是在不经意间扎根,在不经意间,生长,任其长成它自己喜欢的模样。我们班上出了名的闹腾,但在你的课上,我们总是格外安静。有时候会有些小吵,只听徐老你拍讲桌的一声脆响,顿时鸦雀无声,齐刷刷地低下了头。加上你不苟言笑铁青的脸,连班上最跳动那几个学生也不敢造次,毕竟你是我们掰手腕用两只手再加各种作弊耍赖都赢不了的人啊!篮球、羽毛球、乒乓球……各种运动都让我们望尘莫及。我们徐老就是这么霸气!“刚哥,我不服,这次只是状态不好而已,下一次我一定会赢你!”你的表情告诉我,你那是赤裸裸的嘲笑!你就这样带着笑,双手揣在裤兜里,有点小外八字地从我身边走过,随着我略带杀气的眼神。

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感情,就在我们的打闹中,生根发芽。

虽然只是短暂的擦身,相遇与分别,尽管如此,我仍想珍惜这所有的一切。高中第一次运动会时,我应语文老师的邀请到初中来和学弟学妹们交流,从她口中得知你出院了,现在在图书馆工作,我立即辞别,向图书馆飞奔而去。风带着有你的片段不断在我眼前闪现,以至于我都忘了上一次像这样不顾一切都奔跑时什么时候。偌大的图书馆空荡荡的,死一般的沉寂,我找遍了整个图书馆都没有看见你。我小喘着问另一个老师你的消息,他语气有些冷淡,只是问我找你干什么。我说:“没什么,只是听说徐老师出院了,好久不见他,想看看他怎么样了,瘦了,还是胖了。”他突然迟缓了一下,语气什么平和,“瘦了,可能瘦得你都不认识了。”瘦得我都不认识了!我听见这句话心里满是心酸,我强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。我道谢后就立即离开,为了不让其他人看见我眼角残留的泪。

命运再一次和我开了个玩笑,我刚来,你却刚走,若你未走,我还在。

许多时候,我们只能接受宿命的安排,在悲伤的故事里,假装欢愉。初二得知换数学老师的时候,我们都庆幸终于不用再受你压迫,可以无法无天了。可是听说你是因为生病才离开我们的,我们挂着笑意迎接新老师的时候,心,是在流泪的。再也没有人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霸气地拍桌子;再也没有人和我们掰手腕;再也没有人在我上课的时候悄悄地从背后过来掐我手臂……可能人都一样,总是等到失去才懂得珍惜,总是等到无法挽回才后悔莫及。我从未想过我会如此想念你。可能就在不经意间,我们的感情恰好长成了我喜欢的模样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往来皆过客,何曾有归人。我懂,我们不过是对方人生中一陌上行人。你教过那么多学生,笨拙的我不过三其中最普通的一个;我遇见过那么多老师,你也只是其中一个。岁月无言,多少匆匆过客,于来来去去间,不留痕迹。只是我想再见你一次,了却心中执念,弥补心中遗憾。纵然无缘,我也要记下你的音容,深埋在心,不时怀念,直到记忆淡出生命里,随风烟消散。

向来缘浅,奈何情深。昨日烟火在过往深处,总是明灭难消。我不知道什么是永远,也不敢轻易说永远,只想在我有生之年,再见你一面,轻声道句再见。



用户评论
版权所有: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四川文学艺术网 四川校园文艺创作研究会 四川小作家 联系电话:
Copyright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四川文学艺术网 四川校园文艺创作研究会 四川小作家主办     蜀ICP备16031076号-1    邮箱: 190123511@qq.com
地址:成都市锦江区梓潼桥西街 联系电话: QQ群:837151308
咨询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