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别推荐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赛事活动 > 特别推荐

一张白纸——降初拉姆

发布于:2016-11-01 14:33:32 点击量:

一张白纸

◎甘孜州高级中学  降初拉姆

万千世界,最纯真的便是懵懂无知的婴孩,像一张白纸,可惜白纸上总会留下杂乱的墨迹,婴孩也会染上世俗的土埃。

——题记

 

“快去看看,老张家的媳妇儿生啦,“听说是个大胖小子呢!”“是吗?”“走,去瞧瞧,村头老张家的媳妇儿生了个大胖小子。”全村都传开了,人们纷纷赶到老张家去道贺,老李一拳捶在老张的肩上:“恭喜你,还生了个带把的,改天请我们喝酒!”老张也是眉开眼笑:“行呀,没问题!过几天请你喝个够!”说完便都哈哈大笑,谁也没有注意到,坐在床上女人怀里抱着的婴娃,望着老张和老李, 也笑得一脸灿然,眼里是属于孩子的童真以及对这个世界的好奇。

老张家的孩子满月啦!全村人都被请去了喝满月酒,刚出世满月的婴孩穿着一身红,被满月的喜庆炫红了眼,旁边围着很多人,笑着唤他:“阿久,阿久”,阿久是他的乳名,大名叫做张谢木,他的母亲抱着他,眼里不住的欢欣怜爱。

阿久2岁的时侯,村长家添了个闺女,叫阿芳,又过了几年,阿久和阿芳都长大了。

全村人都知道,阿久和阿芳互有情揉,阿久性玩闹,阿芳一个姑娘家便满山遍野追着他跑,村里人也以为他们年纪小,便由着他们,那时,纯洁如一张白纸的阿久眼里添了些情意,谁也没有注意到。

阿久十六岁那年,父母为了搞药材从山崖坠下,尸骨无存,阿久知道后,不哭也不闹,只是走到父母坠崖的山头,双膝跪地,不吃也不喝,眼里少了几许纯真,多了几丝幽深。

阿芳听说了,在半夜揣着干粮,偷跑着出来,跟跟跑跑的趁着月色,来到山头,看见面色发白的阿久,心揪地痛了下,泛红了眼眶,像小时侯那般唤他:“阿久哥。”阿久毫无反应,阿芳怕了,她颤着音,任两行滚烫的泪水从眼眶里滑下,不住地叫着:“阿久哥,阿久哥……”不知道叫了多久 ,嘶哑了喉咙,前方的身影才颤了颤,回头看见哭得梨花带雨的阿芳,眼里又添了几份痛苦,阿芳正哭着,却忽得被搂进了一个怀抱,少年炽热的呼吸让她的脖子变得酥麻,正不知所措时,传来了少年有力而坚定的话语:“阿芳,此生我定不负你,回去后,我便娶你。”阿芳被这句话红了脸:“阿久哥,以后我来照顾你。”说罢便昏了过去,第二天一早,和煦的阳光唤醒了阿芳,她皱了皱眉看向一旁熟睡的阿久,正想叫醒他,却发现他脸上笑意灿然,不禁暗暗思索,阿久哥,他梦到了什么?正当阿芳苦苦思索时,阿久却睁开了眼,笑着看她,轻声问:“想什么呢?”

阿芳好奇地转头问他:“阿久哥,你刚才梦到什么了,笑得那么开心?”阿久笑得更灿烂了,揉了揉阿芳的头:“才不要告诉你!”说完便跑下山去,阿芳气恼急了:“你给我站住,看我今天不收拾你!”山里目荡着少女的欢笑声,染红了天际的霞纯真如一张白纸的眸已不再,却新添了几份愉悦,彼时,阿芳十四岁。

回到村子里,村长很生气地问阿芳:“你是不是去找阿久了,他现在是个野小子,没爹没娘的,你给我离他远远的。”阿芳哭着说,“爹,我喜欢他,我要嫁给他。”村长听了,很生气,一巴掌扇过去:“我已经帮你找好了婚事,你就给我准备出嫁吧!”听到这话的阿芳跌坐在地上,泪像断了线的珍珠,不断的往下掉,而躲在门外的阿久也落了泪,转身飞快的离去,眼里有了痛恨。

阿久离开了村子,没有跟任何人道别,他觉得阿芳值得更好的,于是他离开了。

日本战争爆发了,阿久参加了国民党,在前线浴血杀敌,却也受了很多伤,后来,战争结束,国内却爆发了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战争。

最终,国民党告败,张谢木,也就是阿久,随蒋介石一行迁居台湾,他在台湾娶妻生子,心里却记着十六岁那年阿芳的笑颜。

新中国成立,阿久也回到了大陆,回到了自己的家乡。

听村里的老人说,那年阿久离开后,村长逼着阿芳嫁给地主家的少爷做妾,阿芳宁死不从,上吊自尽。

阿久听了,摇摇晃晃地来到阿芳的坟前,两行浑浊的泪落下,轻声喃语:“阿芳,你不是问我梦到了什么吗?我告诉你啊,咳,咳,我梦见你穿着红色的嫁衣和我跑在田野,那样的你,真美!”阿久的两鬓白发丛生,靠在碑上,轻轻合上了眼,

他的眼里,早已不再像一张白纸,里面尽是沧桑,也有了几份释然。

恍惚间他似乎听到有人叫他的大名,又或是一个常用的词语:

谢幕!

一切都谢幕了,故事也告终了。纯真如一张白纸的婴孩也会变成满目沧桑的老人。

人,本如此。



用户评论
版权所有: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四川文学艺术网 四川校园文艺创作研究会 四川小作家 联系电话:
Copyright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四川文学艺术网 四川校园文艺创作研究会 四川小作家主办     蜀ICP备16031076号-1    邮箱: 190123511@qq.com
地址:成都市锦江区梓潼桥西街 联系电话: QQ群:837151308
咨询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